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選單背景
:::
認識黃埔-校史
首 頁 > 認識黃埔-校史 > 黃埔時期

 

 

成都時期

成都時期---播遷天府擊潰日帝(國廿十六年卅八年)

戰役簡介
 

一、新址之覓定

民國二十六年春、日寇侵華日急,抗日戰爭,一觸即發,一旦中日大戰展開,軍官學校必需培養出大批幹部,以應長期抗戰之需。官校位於京畿,必將首遭攻擊,校址西遷勢在必行,而新校址的確實為重大的決策,本校於二十六年八月,由南京出發,經九江、武漢、四川、銅梁,至二十七年十一月到成都。其中四易其地歷時十六個月,學生長途跋涉,櫛風沐雨,艱苦備嘗,均能安之若素。遷校期間,因前方作戰部隊缺乏,十一、十二及十三期先後提前於沿途在各地招收十四、十五兩期學生,抗日勝利後,本校於三十五年元月奉命改為陸軍軍官學校隸屬陸軍總部。

 

二、教育概況

二十六年夏,遷成都前, 蔣公在南京校本部召開會議,研究爾後教育方案,決議四大原則,第一,校址遷至減少敵人擾亂威脅的環境,以加強教育效能,第二,擴大學校範圍,大量培養初級軍官,以補充前方傷亡,第三,訓練新兵,以補充作戰兵員,第四,遷校所在地區鞏固後方治安,以支持前戰局,學校遷成都後,教育方針即按以上四大原則進行,自第十四至二十三期畢業人數約三萬一千五百餘人,其中二十二期有韓國越南保送來華接受訓練學生百餘人,畢業後各返本國服務,二十三期大陸時期最後一期,於三十八年初入學,是年底重慶淪陷成都告急, 蔣公蒞校後,提前於十二月四日畢業,未及分發,而成都吃緊,學校再遷西昌。行軍途中,與匪遭遇師生且戰且進,泰半壯烈成仁,奮勇突圍者,分向川康邊境從事遊擊。該期有台灣籍學生七十七名,因中共已竄入粵北,將來台籍學生如由廣州轉台勢必困難,乃於八月底前提前畢業,由成都空運返台服務。另四十三年反共義士由韓來台內,有二十三期畢業生三十餘人,連同已回台學生共約百人。

 

三、本階段成就與貢獻

自二十七年十一月西遷成都,至三十八年成都撤守,歷時十一年,對抗戰建國大業,貢獻至深,舉其犖犖大者兩端如次:浴血抗日:抗日初期,上海南京的保衛戰中,黃埔學生發揮了黃埔精神浴血苦戰,黃四期的謝晉元,領導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,揚名世界。二十七年魯南會戰,黃埔學生投入戰場,締造了台兒莊大捷,贏得了抗日初期的光榮勝利;武漢會戰,主力部隊多由黃埔學生指揮,多次予敵重創,奠定長期抗戰之勝利基礎。抗日後期,三次的長沙大捷及鄂西,湘西等會戰勝利,日軍傷亡慘重,自此絕其西犯鄂,川之念,使我國家得以全國動員從容應戰,從此日本師老兵疲,深陷泥淖而不能自拔,國軍漸佔優勢,我黃埔先期畢業者經長期在 戰場中之磨練,已嶄露頭角,擔任中上級將校,指揮作戰,為抗戰建國,建立殊勳。三十年底,大平洋戰爭爆發,蔣公出任中國戰區最高統帥(包括越南,泰國),應英國要求派遣第五、六、六十六等軍,遠征緬甸,在該區苦戰兩年,戴安瀾師長黃埔三期壯烈殉國 。各軍幹部大都為黃埔子弟,其英勇犧牲精神,足可驚天地而泣鬼神。 中日之戰,初由我國單獨對日抗戰,迨珍珠港事件後,演變為同盟國聯合對日作戰,中國自此成為中,美,英,蘇四強之一,以往列強與我所訂不平等條約先後廢除。因此,中日戰爭實為中國命運之轉捩點。參與戡亂:抗戰勝利,我國被美,英,蘇「雅爾達密約」出賣,受「中蘇友好條約」的欺騙,蘇俄支助中共,美國受中共愚弄,倡議組織聯合政府,使我軍事受到掣肘失去主動,中共得以日益猖獗。三十六年我政府宣佈反共救民,戡亂行憲,但為時已晚,三十七年「徐蚌會戰」失利,國人惑於和平談判,缺少戰志。蔣公曾於上海指揮黃埔子弟,組織非常委員會,保衛上海,一次劇戰,予共軍重創,掩護中央政府百萬軍民,播遷至台灣與廣東。檢討戡亂時期,雖未竟全功,但先期的戴之奇(之奇樓)熊綬春(綬春樓)劉麟書(麟書樓)張靈甫(靈甫樓)蔡仁傑(仁傑樓)邱清泉(清泉樓)等諸同學,大節凜然,臨難不屈,飲彈自戕,多少黃埔子弟,為殲滅共軍而奮勇犧牲,充分發揮了黃埔精神。大陸戡亂雖遭失利,但黃埔子弟,不論存亡,都盡了全力,最後贏得金門,登步的大捷,保全台澎金馬作為解救大陸同胞復興中華的基地 。

 

四、總結

大陸時期黃埔軍校(含分校)計培養廿五萬餘幹部,投入東征,北伐,剿共,抗戰均能以寡擊,眾以弱克,強黃埔子弟為國盡瘁馳驅,前後犧牲十餘萬人,忠勇壯烈成仁的事蹟可與日月爭光 。

close
陸軍官校手機版Logo